夏天的飞鸟,飞到我的窗前唱歌,又飞去了。             
秋天的黄叶,它们没有什么可唱,只叹息一声,飞落在那里。

【法加】余光

       有这样一种人,他分明确实的存在着,也许就站在你的身边,却往往无法得到人的注意。当他温柔地开口提醒时,你也许会局促不安的道歉,但几分钟以后,又会在记忆中变成模糊的一片色调,也许隐约觉得有个轮廓,却不会在意。

        就像没有人会记住擦肩而过的路人,马修•威廉姆斯就是这种,存在于余光中的国家。

        温柔的女中音在广播中已经响起了两遍,马修安静的站在机场大厅,目光有些焦急地扫过闪烁着文字的显示屏,又在人流中一次次穿过,依然没有等到熟悉的身影。

        从遥远巴黎飞来的班机早在四十分钟前就已然到达,因为长时间站立和四处张望而有些疲累的他无奈的找到一个座椅坐下,百无聊赖地欣赏起步履匆匆的旅客。人们提携着沉重的箱包与接机的亲友谈笑风生,皮鞋敲击在大理石砖地上清脆而又纷乱,温柔,轻松或是激动的微笑在脸上绽开,分明是久别重逢的喜悦点燃了冬日的温度。

        放下在旁人眼前轻轻晃悠的手,马修浅淡地叹息一声低下头,端详着自己的手指。颀长柔软,柔和的粉色晕开,带着鲜活的生命气息,就像他的兄弟一样。

        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啊,马修露出稍稍有些苦闷的表情思忖着,就连呆毛也有些沮丧地垂在了眼前。

        有些问题就像是倒流的时间会归于何处一样没有答案,或是找不到答案,但轻佻带着卷舌的法国口音已经拉走了加拿大人的思绪,他有些欣喜地站起身来,试图寻找声音的来源,一双带着熟悉温度的手恰到时机地拿走了他的眼镜,来不及回头,温热的手心将视线覆盖。

       “Bonsoir,亲爱的Mattie,你等了很久吗?真抱歉,但是哥哥我被海关漂亮的姑娘们绊住了脚步,连目光都移不开啦。” 不慌不忙带着些许调侃意味的语调,马修刚准备吐出的抱怨再次咽回了肚里,停顿半晌终于是忍不住无奈的笑容。“好啦,先生...你也真是拖拉够久了,如果有下次我就真的立刻离开了哦。”这声音细软的指责在弗朗西斯听来,简直是猫咪用不带利爪的肉垫轻拍在他脸上一样可爱,令人惋惜的毫无杀伤力。

        就近在咖啡厅入座,就连一杯漂着柠檬的清水也享受不到的加拿大人显然有些沮丧。就在刚才点杯咖啡的时间里,弗朗西斯从袖口顺手变出的玫瑰已经俘获了服务生的芳心,加上优雅又迷人的卷舌音,连写着电话号码的纸条都掉进了他的手心。

        这也没办法,法国先生的魅力马修非常清楚——清楚过头了,以至于当初他也成了不幸沦陷小鹿乱撞的小姑娘之一,悄悄盯着对方的胡茬和侧脸发呆。

        意识到自己在想什么的加拿大人涨红了脸,低头把玩着咖啡的细勺柄,精致又不显庸俗的浮刻花纹在暖黄灯光中带上温和的色泽。像是藏匿一般地捧起白瓷的咖啡杯,咖啡豆香醇的苦味在微袅的淡雾里逸散开去,浅抿一口,枫糖细腻绵长的甜意与奶油中和,在这个清冷的晚冬时日终于是增添了几分愉悦。若有所思地听着咖啡厅里轻柔的音乐声,Momocashew,Past the Stargazing Season,他自嘲一般对自己喃喃自语。

        近乎五百年,我们的足迹走过冬雪夏风,你曾在极光下亲吻我的面颊,蓝紫色的眼眸里是天河与星空色彩斑斓的祝福,而此时我可以安然的注视你的侧脸。

        我幸而居住在你的余光里,却贪心的觉得不够。

        因为我想念你的眼睛。

        你说过你一定能看见我,但我却希望你不只看见我。

        身体较思想先一步作出了反应,正盯着收银台姑娘沙金色波浪卷长发走神的弗朗西斯,感觉到一只手拉住了他胸前的领带,带着一贯的轻柔和一丝细微的颤抖。有些错愕的转头,正对上了那双仿佛氤氲着雾气一般紫罗兰色的双眼。

        请你看着我。

        细若蚊蝇的声音让弗朗西斯以为发生了幻听,但那双眼睛中仿佛蕴含着深秋枫叶般炙热的情感,让他甚至移不开视线,像是新鲜出炉的松饼上涂抹的黄油,还未来得及改变温度就陷入柔软的包围圈,直到被微烫的温度融化。

        不知是因为期望还是紧张而颤抖的双肩,想要诉说什么的双唇吐不出任何单词,脸上的红晕愈来愈盛,动作停顿在半空的加拿大人仿佛下一秒就要逃跑的胆怯小鹿。一个带着清凉薄荷气息的吻止住了他几乎溢出眼眶的泪水,担忧与失落转变成近乎茫然的幸福感,过近的距离让他嗅到了弗朗西斯身上玫瑰和晨露的浅香。

        弗朗西斯的心里闪过这样一个念头,也许他浪费在海关洗手间里那半个小时,面对着镜子断断续续而踌躇的模拟告白,已经派不上用场了。

        如果余光中出现的事物太过美好,任谁不会转过脸来充满欣喜地注视呢?

        冬天果真是一个收获惊喜的季节。

评论
热度(29)

© D_L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