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天的飞鸟,飞到我的窗前唱歌,又飞去了。             
秋天的黄叶,它们没有什么可唱,只叹息一声,飞落在那里。

【米英】Niners

借梗社交网络Eter9

-

雨水顺着黑色布面往下滴落,滑过木质的伞尖,很快在地板上聚起一块水洼。

亚瑟·柯克兰先生规规矩矩地在衣帽架上挂好风衣,口袋里手机像心脏起搏器一样震个不停,聒噪催促着他。真幸亏他的绅士涵养,没有一时发火把手机在门外就近摁进花坛的土里。

滴答,又是一滴水砸在坚硬的平面上。

雨太大连伞也遮不住吗?亚瑟用衣袖抹过下巴的水珠,偶然擦过发烫的眼皮,摩擦得生疼。

单调的蜂鸣声几乎快要跳出口袋,对着他的耳朵狂轰滥炸。还真是他的风格啊,长不大的小鬼。亚瑟没来得及脱下皮鞋就忙不迭地掏出噪音制造者,多达几十条的论坛私信消息在屏幕上耀武扬威,带着长串的感叹号和夸张的语调。

粗略翻阅,一如既往的外星人,灵异事件,恐怖电影推荐,或者超级英雄的崇拜贴。

唔,麻烦的小鬼。亚瑟并不绅士地用左脚踩掉右脚的皮鞋,歪歪扭扭地在屏幕上敲下字句。

石子砸入湖面的涟漪能迅速引来水怪的注意,一句回复也能迅速炸出等待多时的美国人。

在一连串从外星人存在的可能性,到妖精和传说,转到拯救世界,最后一如既往地跳跃到打字速度的比试与争执后,亚瑟放弃跟这个永远精力过剩的人交流,屏蔽掉来自阿尔弗雷德的一切消息,窝在双人沙发的右侧休息酸胀的眼球。

他在黄昏醒来。

从未露面的阳光在时间的驱赶下郁郁寡欢地离去,留下被乌云阻隔的群星,在伦敦的夜空中艰难地呼吸。

亚瑟挪动着发麻的双腿,翻动奄奄一息的壁炉。

木柴受潮了,算了,也不是太冷。他尚未清醒的大脑里只剩下简单的短句来回翻滚。疲惫的昏睡错过了下午茶,空荡的胃袋底泛着酸涩,扯着嗓子抗议示威,在空旷的客厅中倒有点儿可笑。

冰箱里有些冷清。几块糊着巧克力的焦色饼干,大半个汉堡,冻硬的甜甜圈,几滴可乐的残留物,一小袋花园沙拉,还有一个系着丝带的餐盒。

亚瑟不得不花费三分钟对丝毫不知整洁为何物的美国人进行诅咒,十分钟清理冰箱,一分钟犹豫要不要留下甜甜圈,半分钟说服自己绅士不应该浪费食物,顺便阿尔弗雷德回来习惯吃点宵夜,最后两分半把餐盒狠狠捏瘪踩进垃圾桶。

什么叫慰问物,那个胡子电影看多了吗?亚瑟一边扒拉着零星的菜叶一边重新又拿起手机。

一个下午过去,意料之中的又是信息轰炸。回复消息,按摩抽筋的手指,收拾餐具,看晚报,洗漱,伸懒腰,然后钻进双人床的右侧,给床头柜上倒伏的照片一个隔着玻璃的轻吻。

然后他再次拿起手机,点开那个叫做Eter9的网站,在对话框里敲下两个字。

「晚安。」


-注:ETER9是一家引入人工智能的社交网络公司,用户可以上传自己的所有资料(包括个性、喜好、家庭事业各个方面),当用户去世后,这家公司就可以帮用户继续在社交网络上发帖、和好友互动。

评论
热度(2)

© D_LS | Powered by LOFTER